九方国际货代总经理陈俭——陈俭的货代生涯
10.28.2014 | 深圳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 | 人物专访

  在2008年11月的某个下午,心情激动且忧心的陈俭走出位于坪山总部的比亚迪办公大楼。激动的是他的装运标书中标了;忧心的是该任务非常艰巨,或许不少行业人等着一个笑话的诞生。
  这是什么样一个CASE?
  原来是比亚迪的六款新车,分别是:F3DM(双模,油电混合)/F6CVT/F6DM/F6DMP(就是剖面车)F0和一台E6(纯电动)去参加2009年元月在底特律举行的一年一度的国际车展。然后再安排该6台车从美国运到瑞士参加日内瓦3月份的国际车展,结束后,从瑞士运回深圳。

 

 

  外行人或许听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多次展会运输而已,没有特别之处,内行人或许会很吃惊其中各环节的困难,包括文件、海关、目地港、人展、转运事宜,尤其是如何进出各国免交关税,以及比亚迪提出的各项要求。不少同行放弃了该任务,认为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工作,但陈俭办到了!直至今天,说起这件往事,陈俭不由得惊叹那时的自己,那时的陈俭涉世未深,仅凭着对物流业的热爱,不惧艰辛,做了让同行称赞的事情。
  关于货代生涯,各个论坛上都有货代同行发表的心酸故事,但从陈俭自诉中,我几乎没有听到他说苦的感觉,我的感觉里满满的都是陈俭在困难前的勇气。作为一个媒体人,常常走进创业者的故事里,他们都是从布满荆棘的道路上走出来的铁汉子,与陈俭聊完后,他也是条铁汉子。
  与其他人误打误撞进入货代业不同的是,陈俭当年就研读的是国际贸易专业,货代属于所学专业的相关行业,所以毕业后就从事了这个行业。说到中国的货代业,中国的货代真正的兴盛期应该始于90年代初并延续到21世纪初。
十几年的时间,见证了中国近代货运行业的辉煌时期,也见证了那么一群人,通过自己的远见卓识和辛苦奋斗,挖掘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陈俭说,“就像是股市到了6000多点的时候,银行的新增开户数也是最多的,各大船东疯狂的订船,装载量只有更大没有最大。”
  可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到来,出口量骤减,行情开始下滑,行业平均利润直线下降,恶性竞争也随之愈演愈烈,到了2009年,各船东已经开始跟货代抢客户,对货代的要求也放宽,门槛更低,基本上所有的货代公司都可以直接跟船东订舱,大的货代公司价格优势基本不复存在。
  这个时候第二批创业潮又出现了,3-5个人、6-8个人的公司比比皆是,船东对他们大门敞开,他们运营成本低,只要维护好几个核心的客户,就不会亏损。九方就是在这个时代的背景下诞生的,陈俭自诉道:“就像大盘回落到了6000点的时候,我们入市了,不是奔着去抄底的,有时候创业不是你想做,而是你能做什么,你就去做了。”
那几年新成立的公司经营模式大致就三种:
  1:渠道为主,就是贴住1-2家船东,有人脉,短期内能拿到好的价钱,出来收同行的货,靠量盈利,然后量价互换,良性循环;
  2:国内直客为主,靠维护客户关系,做服务,靠性价比取胜;
  3:国外代理为主,主力是维护国外同行的关系,做指定货,靠网点覆盖生存;当然也有些是试图2条腿走路,兼顾其中2种模式的。但不管如何,在盈利模式上都没太大的创新,产品与服务的同质性很强,轻易就可被替代。
  初创业的货代公司如同其他行业一样,如果没有业务的持续增长来支撑,很快就会遇到发展瓶颈,比如资金、管理、人才、成本等,而且抗风险的能力也会很弱。陈俭说,“我们前2年也埋头与别人血拼价钱,拼账期。年底发现,除去各种费用,基本没有太多盈利。”
  到了2011年末,电商(那时还没有跨境电商这个名词)已经开始被众人熟知,但没有2013年的跨境飓风来得那么猛烈。很多货代公司也随之开始摸索海外仓派送,FBA头程派送,逐步了解电商产业圈,了解到B2C对物流的需求。
  陈俭说,“电商物流和传统的货代存在异同。”很多货代公司从刚开始的埋头苦干到时而抬头看路,“我们看到了跨境电商势不可挡,传统外贸伴随着国内产业升级及各种成本的上涨,很难再有昨日的辉煌,各大船东都在缩减运力。”陈俭说道。
  一边是广交会的日渐萧条,另一边是各种电商协会的如火如荼,这个鲜明的对比,让货代人找到了努力的方向。陈俭说,“这是一个最坏也是最好的时代,最坏是因为互联网的传播速度太快(易于推广),但信息太透明(易于被淘汰)。”
  的确,跨境电商物流与传统外贸物流相比,产品形式更加多样,产业链更长,可以细分的领域更多,也更加依赖IT技术和网络平台,相对不太需要那么多的人海战术。只要有好的渠道,你可能一夜爆满,但行业创新不断涌现,你也可能瞬间被取代。
  有人说,在遇到一个大趋势时,你需要及时行动起来。当时的陈俭也迷失过,但很快,他开始跳出之前的思维,尝试去客户的角度思考他们要物流商帮他们做些什么?不同发展阶段的电商对物流产品的需求差异在哪里?陈俭说道:“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,全球市场都做,现在把人员和目光都聚焦在欧美的几个B2C比较发达的市场,为客户提供深度服务。越来越多的客户选用我们的海运拼箱派送至FBA,派送至海外仓。越来多的客户选择我们自建的国际专线。”

 

 

九方货代-陈俭

 

  陈俭认为,在2014年后,将会有更多的电商与物流商相互融合,衍生跨界服务,大电商要发展,一方面需要不断降低成本,增强自身竞争力;另一方面要不断整合和优化资源,因此电商需要自建物流渠道。大的物流商也想涉足电商分一块蛋糕,所以,要么有大资金投入,做大数据,可深度跨界整合资源;如果只是小投入,货代企业就需要找准适合自己的小众市场,做透一个环节,服务于大的经济体。

笔者后记:
  如今,每当在深圳街上看到E6的出租车,我会想起陈总和我说起他与比亚迪E6的故事。也许对于货代公司来说,陈总以及他们的团队只不过是承接了一票货而已,但为了这一票,陈总自诉说,每天半夜与美国代理电话、视频、邮件,做了大量的沟通。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前所未有的问题,付出了很多的努力。经过他们手中的文件就有几十份。
但他说,“记忆最深刻的还是那4个单词:no pollution, low noises。”就当笔者搁笔的时候,跨境电商圈传来一个重磅的消息,某跨境电商因销售额不断下降,大部分裁员的消息。在互联网打拼或者相关行业的任何一个创业者,承受了各种各样的压力,请大家宽慰他们吧!